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交通法制

《魏其武安侯列传》译文

时间:2019-05-27 来源:邯郸之窗

魏其侯到了东宫,极力赞美灌夫的优点,说他酒醉失言有谬误,而丞相却以其他的工作来诬陷他。武安侯又拼命地攻击灌夫的所作所为,说他骄气恣肆,犯有犯上作乱之罪。魏其侯以为已无可何如,是以也讲起丞相的弊端来。武安侯说:“全国幸而安乐无事,我能够以皇室的亲戚担任要职,乐趣的是音乐、狗马、田宅。我所兴趣的不外是能歌善舞的倡优和手艺精巧的工匠这一类人,不像魏其侯和灌夫昼夜聚集天下豪杰壮士,跟他们一起议论商量,满肚子怨言,心怀不满,或仰观星象于天,或俯首规画于地,斜眼窥伺着东、西两宫,总盼望全国产生变乱,而贪图有一番高文为。我还真不知道魏其侯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呢!”于是,皇上向执政的大臣们问道,“他们两人谁说的对呢?”御史医生韩安国说:“魏其侯说,灌夫的父亲为国战死,灌夫却将生死束之高阁,又手持长戟冲进了尚未探明虚实的吴军中,身上受了数十处的伤,斗胆的名声冠于三军,这是世界少有的壮士,如果不是有严重的罪恶,只是饮酒中孕育黑白争持,是不敷以附会上其他的舛误来判处死刑的。这样看来,魏其侯的话是对的。丞相又说,灌夫交结恶霸,侵侮小民,积累的家产稀有万金之多,横行颍川,逼迫宗室,扰乱皇族,这就是所谓的‘树枝大于骨干,小腿粗过大腿,不加整治,肯定断裂’,如许看来,丞相的话也是对的。这只能由英明的主上切身裁定他们的曲直。”主爵都尉汲黯以为魏其侯说的对。内史郑其时早先以为魏其侯说的对,后来却不敢僵持自己的定见。其余的人都不敢宣布意见。皇上对内史的骑墙态度很愤恚,说:“你常日频频议论魏其侯与武安侯的曲直曲直,今日当廷辩论,你却局促畏缩得像那车辕之下的马匹。我把你们这帮人全宰了!”便罢朝起身入内,献食于太后,服侍太后进餐。太后也已经派了人密查消息,他们把廷辩的景遇具体地请示了太后。太后很气愤,不愿进餐,说:“现在我还活着,而别人已经在欺负我的兄弟了,假如我死了以后,那别人就该像杀鱼切肉似地宰割他了。况且天子岂非是个石头人吗?如今皇帝尚在,这帮大臣就懵懵懂懂地不知所从,假如皇帝不活着了,这帮人另有或许信赖的吗?”皇上请太后见原,说:“魏其侯和武安侯都是皇家外戚,所以才当廷举办谈论。不然的话,这种事只要一个狱吏就可以裁决了。”其时,郎中令石建把魏其侯与武安侯的状况别离向皇上作了说明。

魏其之东朝,盛推灌夫之善,言其醉饱得过,乃丞相以他事诬罪之。武安又盛毁灌夫所为横恣,罪逆不道。魏其度不可柰何,因言丞相短。武安曰:“天下幸而安乐无事,蚡得为肺腑,所好音乐狗马田宅。蚡所爱倡优巧匠之属,不如魏其﹑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桀壮士与论议,腹诽而心谤,不企盼天而俯画地,辟倪两宫闲,幸天下有变,而欲有大功。臣乃不知魏其等所为。”于是上问朝臣:“两人孰是?”御史医生韩安国曰:“魏其言灌夫父死事,身荷戟驰入意外之吴军,身被数十创,名冠三军,此全国壮士,非有大恶,争杯酒,不足引他过以诛也。魏其言是也。丞相亦言灌夫通奸猾,侵细民,家累巨万,横恣颍川,凌轹宗室,侵扰骨血,此所谓‘枝大于本,胫大于股,不折必披’,丞相言亦是。唯明主裁之。”主爵都尉汲黯是魏其。内史郑当时是魏其,后不敢坚对。余皆莫敢对。上怒内史曰:“公平生数言魏其﹑武安长短,本日廷论,局趣效辕下驹,吾并斩若属矣。”即罢起入,上食太后。太后亦已使人候伺,具以告太后。太后怒,不食,曰:“今我在也,而人皆藉吾弟,令我百岁后,皆鱼肉之矣。且帝宁能为石人邪!此特帝在,即录录,设百岁后,是属宁有可信者乎?”上谢曰:“俱宗室娘家,故廷辩之。否则,此一狱吏所决耳。”是时郎中令石建为上别言两人事。

上一篇:邯郸之战时,楚国和魏国支援赵国,齐国和燕国为何沉默呢? 上一篇:[滚动]邯郸人注意啦!这次雨真的来啦!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特荐文章

推荐:美伦美央肥乡区中小学文艺汇演惊艳亮相

图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