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邯郸美食

热文:邯郸肥乡这条路上竟然藏着这么多美景!

时间:2019-05-23 来源:邯郸之窗

长安路·一叶薰风

李晓玲

燕巢子出,城隍庙的雕梁下,布下一道暖。

这是立夏里的肥乡,在它的街区,公园,乡村,旷野,听到头顶的天空,这时会响起“布谷—布谷—”几声悠扬,人的心悠远地跟它去了。

风掀起麦浪,风穿越林间,风拂过水面,风从远方归来。

善良的树籽、花籽、草籽,归还我们又一个季节的绿意。

雨在今春也有途经,不止一场,但我分明它的惊喜。

至于其他,如云、麦芒、月光,犬吠,青苔,谷物,豆荚,以致颤动,奔跑,缄默,泪流,爱意,呢喃……都在无声无息的日子里,沉淀,升华,相爱,谦卑,年复一年,不伤害任何人,也不故作高贵,甚至,连赞扬也是沉静的,都在他们的心底……

我勉力在感官上靠近于肥乡的实质,在精力里挖掘它的内在——当我用笔墨对它做出判定的时候,我内心有一种眷恋的工具,在慢慢融化为汉字的升沉,这让我对肥乡有了自带的情感。

故而肥乡,在别人的行旅里,是多样的远方。而它在本身的归程中,是一般,但是唯一。

以此为模本,我对家乡的描写多了一个参照。

田园如归。肥乡如归。

人类与万物相处,同根共生,让我们有了浓浓的血亲联系,这一种纯粹的生命认识和生态哲学,千百年来生生不息,绵延不绝。

故而,人们从未放弃对“诗意的栖居”的勉力。肥乡也是。

六七年前的肥乡,我还没有感应它太多的“诗意”——通向乡村的路,是土路。车子事后,卷起一股烟尘。只管是通向县城的路,虽说是水泥路,但也被运输车轧得坑坑洼洼,波动得 很。那是我第一次走近它。我看到它勉力向上的模样,它企望幸福的眼神。他们从乡村走出来,走到城市去。他们从地盘长出来,乃至逃出来,到最光亮的处所,挣钱,养家,心生美好生涯的神驰。他们在网络期间的开始索求,苦苦挣扎,实行失败,经由艰巨而迷失。肥乡之于我们,就像自己的故土,往往听到他们奋力拼搏的呐喊,也听到他们无奈地太息。肥乡之于我们,也是一个目生的处所,它无法与城市拥有一脉相承的“形而上”的生涯。

2019年的肥乡,我感到它涌来的“诗意”——它已经不是一个“肥乡”,而是一个具象的“都邑归纳体”。长安路,是309国道延伸穿过肥乡主城区时,肥乡从头修建界说的主要道路的名字。宽敞,平坦,大气,整齐。路的两旁,是新的崛起,高楼,别墅,阛阓,旅店,旅店,电商,府邸,教育机构……都邑公园,诸如邯郸野外公园、东郊森林公园、肥义公园、窦默公园,滨河公园,广安公园,银杏公园,三里堤公园,文化广场,错落漫衍在309国道和长安路的两侧,成为肥乡和邯郸市民空闲放松的“后花圃”。教诲招集区、经济开发区,现代农业园区,高科技博览园,一座座象征肥乡崛起的现代园区拔地而起,一个个带有“国”字头的企业入驻肥乡,一个个优美乡村连片成区……肥乡,让人沐浴它的阳光,风,和所有的到来。它本身也洞开胸怀,给自己一万个拥抱,然后点燃都会的灯火,为爱的每一个爱人,每一个孩子,每一个白叟,蔓延它格斗、拼搏、来之不易的笑容。

这一些,如果你不作为它的叶子,它的根系,它的春天,就不易觉察它的蝶变,它的怜惜,它给秋日的谜底。

就连我翰墨之间的视线,也作为对它的凝睇,二十四骨气的每一天,你都可以礼敬它。

一叶南风。长安路即是肥乡浸洇的山河 代码。

它是每位肥乡人的归属。

在这个时间与空间、汗青与期间交汇处,你得信赖命运和民气。

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来到凤湖,它像一颗珍珠落到人世。

这里的人们,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有如许的吉祥。过去的这里,和现在的这里,被时间逐一洗刷,调动空间位置,变换角度视野。浩繁的人结伴而来,她们在这里溜达,耳语,嬉戏,亲子,不多还能够采摘,这里的葡萄和伏梨,会将香气散发,更重要的是转变人们的糊口体式。湿地与村庄,以糊口的艺术情势,让人们到场互动,增加情感,这是一座露天的艺术馆。

这恰是肥乡人正在转变和进行的糊口格局。

而这不只仅是他们的愿望地点。是的,没有谁把妄想依靠在云上——我看到的肥乡,在夏风习习、槐花盛开之时,在新麦秀穗、青杏黄熟之前,布谷鸟飞过成千上万亩的桃园,梨园,葡萄园,苹果园,飞过纵横阡陌,飞过绿树林涛,在城区和村落的上空,做最诗意的遨游。

然则直到今日,我才感觉爱并非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

爱必要踮起脚尖,必要伸脱手臂,需要奉献和支付,必要通报和分享。劈面对你的故乡,面临不克承受的生活之重,唯一能有气力让我们能够为它支付的,便是爱。

故居今何为?悄然事农桑。

你与故乡之间,只隔着一条长安路。

肥乡,等你,也等所有人。

李晓玲,邯郸晚报《动静周刊》执行主编,河北省作协会员,邯郸市处所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,邯郸学院客座教学。从事新闻工作多年,邯郸晚报《古邯郸再发现之旅》、《走进肥乡》、《重走肥乡》、《邯郸红色文化》等处所文化专栏主持。《冬天里的一股暖流》获中国晚报界最高奖赵超构新闻一等奖,《纸背上的邯郸》获河北省消息二等奖。曾出书诗集《风举残荷》。

图片:江笑寒、薛建东、李笑波、韩尚举

(微观肥乡)

上一篇:河北肥乡:小菊花成就大产业 上一篇:短期内武安钢材市场价格或将维持趋弱运行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特荐文章

图文欣赏